韩都衣舍 > 新闻 > 产业兴旺: 内生型农业合作难题如何破解

产业兴旺: 内生型农业合作难题如何破解

[导读]:十九大报告提出构建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的总体要求,鼓励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指出乡村振兴,产业兴旺是重点,在这个过程中要发...

  十九大报告提出“构建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的总体要求,鼓励“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指出“乡村振兴,产业兴旺是重点”,在这个过程中要“发展多样化的联合与合作,提升小农户组织化程度”。《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进一步明确了发展现代农业的重点,强调“发展多种形式适度规模经营”“提升农民专业合作社规范化水平”“提高农业的集约化、专业化、组织化、社会化水平,有效带动小农户发展”。

  然而,正如曹锦清在《黄河边的中国》中指出,“中国农民的天然弱点在于不善合”,合作问题始终是农业发展中存在的一大困境。农业合作化问题分为两类,一类是由资本下乡带来的外来型农业合作,主要遇到的是用地难、劳动力难和被“敲竹杠”等三大问题;另一类则是农村自发形成的内生型农业合作,也存在三类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种植结构不合作,即便在相邻的两块田里,却种植着不同的农作物;第二个问题是各自为政不合作,即便生产相同农作物,农民相互之间也不愿合作;第三个问题是合作社假合作,即便成立了合作社,内部成员之间往往也无法协调配合,最终只由一个人说了算。

  之所以内生型农业合作存在难题,主要在于中国农业生产的五大特点。第一个特点是“老人农业”,人力资源限制合作。年轻人大多外出务工,家中留下老人耕种。老人充满闲暇,可以精耕细作;而且耕种三五亩土地较为轻松,成为老人自给自足、自娱自乐、老有所为的方式,无需为了增加产量而扩大种植规模。第二个特点是“经验农业”,生产习惯限制合作。能够留在村中务农的农民几乎都上了一定年龄,在长期农业生产中形成相对固定的种植结构,积累了相应经验知识,轻易不会更换其他品种。第三个特点是“家庭农业”,市场风险限制合作。目前农村中最多的是种植三四十亩的“中农”,通常夫妻二人就能胜任,人力成本忽略不计,即便市场不好也不会血本无归。若要扩大生产规模,就产生雇佣成本,一旦产品卖不出去,就要赔上老本。第四个特点是“分块农业”,土地结构限制合作。“人均一亩三分,户均不超十亩”的田地现状导致完整的土地被人为地四分五裂,若要合作,则需得到周边所有农户许可,否则努力便付之东流。第五个特点是“他人农业”,契约精神限制合作。农民之间素来不愿订立租田契约,承租者担心种植亏损不能长久,出租者担心影响自己随时收回使用。因此双方都不愿用契约来相互绑定,也不愿投资水利、机耕道等基础设施,导致合作往往被视为权宜之计,很难做长远考虑。

  面对以上五类合作困境,应做好以下三方面措施。第一是加强政府引导。农民自身既缺乏合作能力,也缺乏合作眼光,因此政府应该有所作为。政府引导并非政府主导,应以农民自身种植结构为基础,把种植相同作物的农民组织起来,告知相关政策,因势利导地推动合作化进程。第二是突出市场导向。政府应该搭建平台,打通农产品进入市场的渠道,通过和大型超市、农贸市场对接,引导农民发展“订单农业”,在此基础上扩大种植规模,提高合作水平。第三是注入科技支撑。农业合作化需要依靠机械化、技术化提升生产效率,因此政府可以通过科技特派员制度,把科技导入农业,培育新型农民,为农民合作提供自身动力。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韩都衣舍旗舰店_韩都衣舍淘宝店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xw/81.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