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都衣舍 > 体育 > 【深度】从版权直播走向泛体育赛事停摆后体育

【深度】从版权直播走向泛体育赛事停摆后体育

[导读]:疫情蔓延,奥运延期,中超、CBA、NBA和欧洲足球五大联赛等体育比赛纷纷停摆,国际体坛被按下暂停键。 感到困惑的不只有球员,还有体育媒体人供职于体育杂志Philadelphia Inquirer的谢马...

  疫情蔓延,奥运延期,中超、CBA、NBA和欧洲足球五大联赛等体育比赛纷纷停摆,国际体坛被按下暂停键。

  感到困惑的不只有球员,还有体育媒体人——供职于体育杂志Philadelphia Inquirer的谢马尔·伍兹(Shemar Woods)感叹道,“没有人能准备好,从来没有一本指南可以告诉我们,没有比赛的时候我们该怎么办。”

  欧洲足球五大联赛进入白热化阶段,NBA季后赛热度逐渐升温,与奥运入场券息息相关的各式资格赛和积分赛接连展开……

  但如今,各式比赛的相继取消,让准备大干一场的体育媒体平台措手不及。摆在他们面前的一道难题是,如何填补空白的节目表。

  PP体育推出的《经典回眸》涵盖英超、意甲、欧冠、亚冠在内的经典比赛,腾讯体育则有《NBA经典战“疫”》、《中国女排经典战“疫”》等。

  央视的CCTV5和CCTV5+赛事频道,节目表也被各类经典赛事回顾占满,以填补球迷的观赛空档期。

  在苏宁体育常务副总裁王冬看来,全球赛事的停摆是对体育媒体的一次压力测试,“我们只能去挑战,从不会甘心主动按下暂停键,而是要化危为机。”

  依靠版权资源储备和内容制作团队,PP体育推出一项名为“1564N”的计划——1为“运动加时赛”主题内容、5档经典内容、6档热点直播策划、3场互动活动和N多资讯视频动态。

  PP体育自制系列纪录片《停摆的世界》,通过采访业界知名人士,来记录疫情之下的行业变化整体状况。

  近期上线的体育评论类节目《正路子》则邀请体育评论员张路平,围绕体坛最新热点事件进行辛辣评论,首发第一期围绕最近处于舆论热点的“孙扬”和“于汉超”展开,获得网友热评。

  央视体育则推出一档回忆型直播节目《谁配得上经典》,由央视名嘴韩乔生主持,邀请女排前国手薛明、田径选手张培萌等运动名将,以回顾探讨经典比赛的方式,讲述比赛背后鲜为人知的故事。

  腾讯体育同步上线迈克尔·乔丹纪录片《最后之舞》(The Last Dance)。该纪录片展示了NBA神线赛季的台前幕后,并穿插科比等球星的人物采访,引发球迷们的回忆狂潮。

  除了持续提供内容以外,没有比赛支持,如何保障会员权益和留住已有会员,成为体育平台需要思考的问题。

  苏宁体育常务副总裁王冬告诉界面新闻,趣味性、娱乐互动性与专业性成为疫情期间体育媒体生存的根本,平台必须保持内容创作能力。

  据PP体育提供的信息,该平台推出会员权益保障计划,对各等级会员和各大联赛年包、月包、赛季包用户的会员权益延长有效期,还将根据实际赛事开展情况进行动态调整。

  以2015年腾讯体育耗资5亿购下NBA联盟2015至2019赛季版权为起点,国内体育媒体平台迎来了跑马圈地式的版权大战。

  2016年,苏宁集团旗下PP体育溢价11倍,以7.21亿美元夺得2019至2022年赛季中国内地及澳门地区英超独家媒体版权。

  足坛另一重磅合同是,2019年,当代明诚与西甲联盟重新签订协议,以超5亿元的价格为其子公司新英体育购下2019至2025年总共6个赛季西甲联赛在中国内地、中国澳门和中国台湾的全媒体版权。

  最新一笔交易来自腾讯体育与NBA联盟。2019年7月双方续约,腾讯以15亿元购下NBA联盟2020至2025年的版权,继续成为中国数字媒体独家官方合作伙伴,花费是上一个版权周期的3倍。

  就全球而言,顶级赛事IP的版权价格亦进入飞涨阶段。NBA与ESPN及TNT签下9年240亿美元的大单,MLB向ESPN、FOX、TBS售出8年124亿美元的肥约,NFL电视版权更是卖出8年396亿美元。

  新英体育传媒集团总裁喻凌霄曾表示,在体育版权内容领域,唯一强势方是著名版权方,用户只会跟着内容走,不会在乎平台。

  作为国内足球赛事版权最多的视频平台,PP体育在2018-2019赛季完成8000多场赛事直播,广告收入同比增长3倍,日活突破1700万,付费会员数量达到600多万。

  然而,全球体育赛事全面停摆,给这些斥巨资购买版权的转播商带来一次重击。无论是用户流量还是广告收入,都难免遭受损失。

  据《泰晤士报》报道,如果本赛季英超无法完成全部38轮联赛,很可能面临巨额索赔,他们将损失大约7.5亿镑的转播费。

  英国一名资深转播工作者表示,“英超和欧足联面临的商业现状是,如果他们无法完成本赛季,那就违反转播合同,英超每个赛季从国内外电视转播权上获得30亿英镑的收入。”

  前利物浦CEO达米安·科莫利认为,电视台会要求英超赔偿损失。此外,法国足球的转播商已经起诉法甲,要求赔偿4600万欧元。

  NBA劳资协议高级专家Albert算了一笔账,目前常规赛只完成四分之一的赛程。如果剩余的常规赛和季后赛无法进行,根据NBA与电视合同协议,转播商可以按比例拿回版权费,整体金额将高达9亿美金。

  如今,体育版权资源争夺战告一段落,如何变现成为体育媒体平台需要考虑的难题。而耗费巨额成本的体育赛事IP被迫中止,无疑给这场考试增加不少难度。

  在传统变现模式下,“广告营销收入+付费会员”是体育媒体平台的主要收入来源,也是体育赛事IP作为注意力资源价值的重要体现。

  刘聿帆告诉界面新闻,体育营销最重要是突出体育的普世价值,不应拘泥于体育赛事直播,形式上可以寻求多样化和跨界,以触达消费者。

  欧洲五大联赛球员纷纷开展线上比赛,体育总局也发布“继续引导群众科学健身、组织开展网络赛事活动”的相关指示。此时,除了原创节目外,健身和电竞成为体育媒体填充赛历的重要组成。

  腾讯体育推出LPL、KPL等电竞系列赛,并结合自身所购版权,直播NBA线上竞技。PP体育联手FIFA品类游戏推出《我的冠军不停摆》线上足球挑战赛,昔日“动口不动手”的解说们纷纷上阵,与各路电竞高手一决高下。

  与此同时,PP体育联合金吉鸟、光猪圈、小乔科技等多家合作机构,上线健身直播课程,覆盖核心力量、有氧训练、瑜伽、舞蹈等多个项目,获得场均5万以上的观看量。

  苏宁体育常务副总裁王冬向界面新闻介绍,疫情促使PP体育从体育媒体平台向综合性媒体平台的过渡。疫情期间,PP体育加速在泛体育、泛娱乐和体育直播的业务布局。

  自皮球直播3月上线以来,PP体育相继推出多档原创互动节目,如《百万向前冲》在线问答等弥补直播赛事流量的空缺。与其他直播平台类似,观看直播的网友购买礼物送赠主播,促成平台实现另一种变现。

  从数据来看,这种联动能实现一定的流量转化效率,且消费场景更为自然——苏宁易购居家健身品类商品销售量同比增长67%。

  在王冬看来,疫情对体育媒体平台未来发展带来深层次的影响,泛体育人群在未来将是更大的一片蓝海,“体育媒体平台过去以运营赛事版权为主,未来应加大在泛体育和泛娱乐领域的投入,进一步拓展体育媒体的业务边界。”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韩都衣舍旗舰店_韩都衣舍淘宝店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ty/2020/0505/1495.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