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都衣舍 > 体育 > 五星体育寒冬中的自我救赎之路

五星体育寒冬中的自我救赎之路

[导读]:2017年,上海久事以增资方式入股五星体育,成为了五星体育第二大股东,双方选择在双十二签约;不管是冥冥中的巧合,还是刻意为之,2019年的双十二,苏宁体育集团、上海文广互动...

  2017年,上海久事以增资方式入股五星体育,成为了五星体育第二大股东,双方选择在双十二签约;不管是冥冥中的巧合,还是刻意为之,2019年的双十二,苏宁体育集团、上海文广互动电视及五星体育在上海网络视听产业周上签约,宣布成立合资公司——宁动体育。

  在地方体育频道的凛冬之中,五星体育从来没有放弃过自救。只不过,先后与上海久事、苏宁体育的牵手,代表着不同的“救亡图存”策略。

  看起来,沪上的这个传媒之星远比北方的央视大鳄、变身了的北京体育频道更能相机而动。只不过,作为传统的有线电视台,五星体育似乎错过了抢占流媒体端的绝佳机会。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地方体育频道的生存空间变得逼仄。尤其在版权价格飞涨的那几年,它们成了牺牲品。

  作为地方体育频道的翘楚,五星体育早早开始了求变之路。牵手上海久事,给了五星体育一个转型的机会。

  隶属于上海文化广播影视集团有限公司(SMG)的五星体育是一个纯内容媒体平台。上海久事则握有大量赛事以及场馆资源,其运营F1、网球上海大师赛、国际田联钻石联赛上海站等明星赛事。

  上海久事入股五星体育,除了带来了资金,还有沪上顶尖赛事资源。五星体育当时的思路是借助这些明星赛事,进行精耕细作,培育群体活动,深挖版权的价值。

  当一个地方体育频道没有足够多的钱去争夺头部版权,也很容易往赛事公司转型。丢掉了NBA版权之后,新浪体育迅速打造了三人篮球、五人足球、高山滑雪等自主赛事IP。

  就在签约上海久事之前,五星体育与新浪体育达成了战略合作。按照当时发布的通稿,双方将在平台互通、赛事创立、资本等方面进行合作。彼时,五星体育也有“挑战”系列、“五星运动汇”等上海本土自主赛事IP。

  这一系列的操作,揭示五星体育的转型思路就是不再成为头部版权的“奴隶”,渴望开发自主IP,由媒体平台向体育产业公司过渡。

  若干年前,地方体育频道过得还不错,仰仗的是以可忽略不计的成本或者免费获得中超、亚冠、CBA等国内顶尖赛事的版权,从而聚拢流量,赚取广告费。

  当中超等顶级IP的价格飞涨,地方体育频道成为了互联网媒体平台的眼中钉肉中刺。2016年年底,在乐视体育举行的产业峰会上,时任乐视体育联席总裁的刘建宏将矛头对准了地方体育频道,“不应该有那么多电视台免费播出中超,这是对中超商业价值的最大伤害。”

  那是中超5年80亿周期的第一年,乐视体育推行的付费模式收效甚微。地方体育台凭借政策上的优势仍然可以播出中超比赛。它们甚至连延迟5分钟直播的方案都不能接受。

  原则上,地方体育台可以从头部版权运营方手中分销版权。不过,主动权并不掌握在它们手中。以2017年为例,乐视体育帝国在崩塌之前,曾经决定不将亚冠版权分销给地方体育频道。

  互联网媒体平台尚未危机四伏,地方体育频道就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向赛事公司转型是无奈却也务实之举。

  然而,中国体育产业的泡沫瞬间破灭。打造一个自主IP并非易事,想赚钱堪比登天。据我了解,新浪体育的3×3黄金联赛运营到今年终于实现了盈利,其代价却是新浪体育的媒体属性逐渐弱化。单纯衡量3×3黄金联赛,它或许已经成为了成功的赛事IP。但从更宏观角度来评估新浪体育的转型,恐怕很难打上成功的标签。魏江雷在3×3黄金联赛收获的季节挂冠而去,颇值得玩味。

  简而言之,自主赛事IP即便能赚钱,也几无可能带来足够的流量。当五星体育放弃了头部版权,转而聚焦自主IP或者小IP赛事,其必然面临着收视率的暴跌。

  地方体育频道的造血主要依靠广告,当用户流失、收视率下降,以及广告主逐渐向互联网平台倾斜,地方体育台的日子必然变成了“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其实,当中超进入80亿之时,丧钟就已经为地方体育频道而鸣了。版权方掏出了那么多真金白银,生存压力陡增,一定会向一毛不拔的地方体育频道施压。

  后来,中超版权价格调整为10年110亿,这并不足以给版权方松绑。刚刚过去的这个中超赛季,能够直播中超的地方体育频道越来越少了。

  据不完全统计,这个赛季仅北京、上海、广东、天津、湖北、山东等地的地方体育频道直播了中超赛事,河南、河北、辽宁(大连)、重庆、江苏等地的球迷在地面频道上看不到相关直播(如果信息有误,欢迎指正)。

  到了赛季中段,北京体育频道摇身一变成为冬奥纪实频道,由地面频道变成了上星卫视。它也不再有权利直播中超联赛。

  据我了解,下个赛季地方体育频道均将不会免费直播中超。其他头部版权,诸如亚冠、欧冠、英超、西甲,更不会主动给寒冬中的它们送温暖。

  地方体育频道的好日子到头了。没有头部版权,只会让它们在深渊中急剧坠落。即便其它副业方面硕果累累,也掩盖不了媒体属性的黯淡无光。

  五星体育牵手苏宁体育、上海文广互动电视成立宁动体育。据了解,宁动体育未来将通过整合三方优质资源,拓展优质内容的出口,创新体育版权运营模式。

  目前来看,五星体育迈出的这一步是明智的。苏宁体育几乎囊括除西甲以外的所有头部足球版权。双方的合作可以解五星体育的燃眉之急。说到底,五星体育还是一个媒体平台,还需要靠内容来赚钱。

  从长远来看,抓住了救命稻草的五星体育,能否打一场漂亮翻身仗则未可知。我咨询了多位版权行业内的人士,普遍并不看好。

  五星体育与所有有线电视台的宿命是一样的。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有线电视网都面临着阵地被流媒体平台蚕食的窘况。用户越来越习惯在OTT平台上收看赛事直播,广告也全面流向这些新媒体平台,这种趋势是不可逆的。

  同为SMG旗下的百视通,早早获得了IPTV集成运营牌照,在上海、浙江、黑龙江等省市开展IPTV业务商业运营,实现华丽转身。依托百视通的IPTV牌照,五星体育打造了“劲爆体育”频道。但这是五星体育在IPTV领域唯一布局,营收方面收效甚微。

  受制于政策、版权等方面的限制,五星体育一直没有布局OTT端。作为内容平台,它错过了抢占移动互联网平台的绝佳机会。随后在时代的浪潮下,很多骨干员工离职,曾经的明星体育媒体星光暗淡。

  在美国,ESPN正在通过通过流媒体ESPN+收复失地,与DAZN等流媒体新贵分庭抗礼。五星体育如果不能在流媒体端有更多布局的话,即便牵手苏宁体育,也很难摆脱当下的窘境。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韩都衣舍旗舰店_韩都衣舍淘宝店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ty/2020/0421/1009.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