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都衣舍 > 军事 > 《军事纪实》之《深井哭声》脚本

《军事纪实》之《深井哭声》脚本

[导读]:节目导视:三岁小女孩意外坠入七十米深井,漆黑阴冷中,她的生命悬于一线,为了救助遭遇劫难的孩子,武警战士以危险的悬垂倒挂姿势进入井下,舍身救人的战士遭受了什么生命威...

  节目导视:三岁小女孩意外坠入七十米深井,漆黑阴冷中,她的生命悬于一线,为了救助遭遇劫难的孩子,武警战士以危险的悬垂倒挂姿势进入井下,舍身救人的战士遭受了什么生命威胁?障碍重重的深井之中,他又能否把三岁女孩带出阴阳界。《军事纪实》下(本)(正在)期播出《深井救生记》

  听到情况紧急,武警邢台市消防支队支队长张迎山迅速命令支队副参谋长王强担任此次抢险救援总指挥,带领近三十名官兵紧急赶赴事发现场。

  由于事发现场离市区有80多公里的路程,并且部分路段恰好正在修路,预计从市区到达现场需要两个小时车程,那个小女孩能坚持住吗?大家都非常的着急。

  下午两点二十分,心急如焚的救援官兵比预计时间提前半个小时赶到了现场,但他们没有想到,由于这一天恰逢集市,很多赶集的群众都跑了过来,足有上千人把这里围得水泄不通。

  此前已经到达现场的威县政府组织的救援小组调来的一台小型挖掘机正在工作着,几十个村民也在轮番清理着机井周围的土,他们试图把井挖开。

  见到现场情况复杂,王强命令救援官兵首先对井口周围实施警戒,将无关人员疏散到警戒线以外,并迅速对现场进行了勘察。

  让救援官兵感到庆幸的是,在井口顺着应急灯的光源仔细辨认,居然看到了小女孩的身影,原来小女孩掉进井里时,由于穿着蓬松的棉衣,水中强大的浮力把她推上了水面,小女孩的一只手竟然本能地抓住了水面处井管接缝。

  机井的情况让救援官兵倒吸了一口凉气。窄小的井口下竟然是一个相当于二十五层楼高的深渊,孩子离井口有多高?他现在是死是活呢?

  经过进一步了解,落井的小女孩叫孔丽叶,刚刚三周岁,是西河口村人,上午十点半来到井边玩,掉到井里的时间大约在十点四十分左右。

  知道小女孩还活着,现场救援官兵和群众一起加快了挖井速度。他们用小型挖掘机和铁锨挖开井边的土,并且已经取出了每根大约九十厘米长度的五根井管,也就是说按照这个方法,再取出十六根这样的井管就可以救出浮在水面上的孩子,但突然出现的情况让大家不得不停止了工作。

  原来,地处平原地区的西河口村,地下水距地面只有5米左右的深度,小型挖掘机挖到这个深度,根本就无法再工作了。

  就在救援官兵开始现场研究下一步方案的时候,另一支救援部队武警邢台市支队威县中队的十名官兵也向现场赶来。

  让救援人员采取头朝下,脚朝上的姿势下到井里救人的方法虽然快,但危险性却非常大,因为出事的这口机井又深又窄,下面空气中的氧含量非常稀薄,而头朝下本身就会使人脑部缺氧,因此很可能造成救援人员窒息。另外井口和井里的空间非常狭窄,一旦救援人员卡在井中出现即上不来又下不去的情况,必然会酿成重大的伤亡事故。作为现场总指挥的王强这时显得非常犹豫。该派谁下去呢?

  王强虽然为柏博担心,但现在也只能这么做了。因为三岁的小丽叶还在死亡的边缘苦苦挣扎,她的家人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了武警官兵的身上。

  由于井里的空间过于狭小,机井管道的直径仅仅有三十五厘米,即使柏博下去了也根本无法使用通讯工具,怎样让他和地面保持联系呢,王强很快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约定了联络信号后,大家开始给柏博绑绳索,看着就要下井的战士,王强的心里十分不安,为了确保安全,有着十多年丰富救援经验的他亲自给柏博绑好了绳索。

  心情焦急的王强再次把目光投向了所有的救援官兵,他希望能够找出另一个下井的人选。但他发现救援的官兵当中,柏博已经是最瘦小的人了,于是,王强决定让柏博脱去身上的棉衣下井试一试。

  这一次,柏博顺利通过了上一次被卡住的地方,但准备下到第二根井管的时候又被卡住了。原来这口井在打井的时候,管道之间存在错位,错位的地方显然使井内的空间又缩了很多,无奈之下,柏博只得发出了从井中撤出的信号。

  那么,小丽叶还能得救吗?看着现场围观的人员越来越多,不得已王强决定在围观的群众中找个合适的人选,但他喊了几声后,却发现并没有人应答。

  经过柏博两次下井,转眼间已是下午的三点了,离小丽叶落井已经过去四个多小时了,三月的北方,一般人穿着棉衣都觉得冷,而这一天又刮着四五级的风,气温特别低,天上偶尔还飘起了雪花,在漆黑阴冷的井里,浑身被水浸湿的小丽叶冷吗?她的生命还能维持多久?所有人的心都揪了起来。

  孩子还活着,这让救援官兵心理感到一丝宽慰,同时,他们更感到责任重大,武警官兵暗下决心,不管遇到多大困难也要把小丽叶救出来。

  这个战士叫王介,是武警邢台市支队威县中队今年新入伍的战士,王强马上把王介和柏博拉到了一块儿,经过简单的对比,发现王介比柏博的肩膀宽度窄了四厘米左右。于是王强立即跟武警威县中队中队长张登国商量,决定让王介下井。

  就在王介准备下井的时候,王强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王介日常执行的是处置突发事件任务,和消防战士执行的救援任务不同,他并没有救援经验,让王介完成这个任务有很大的难度,于是王强在给王介绑绳索的同时向他传授了一些简单的救援常识。

  看到王介顺利地钻过了井管。大家的心头一亮,西河口村党支部书记徐光训担心绳子勒坏战士的双脚,特意用两条毛巾裹在了王介的脚裸周围。

  一切准备就绪,这次王介下井的方式和柏博前两次下井的方式相同, 但刚把王介从井口放下,他腰间的安全带就卡住了。

  为了密切关注下到井里的王介的情况,王强让周围的人都安静下来,他和威县中队中队长张登国趴在井沿上,摒住呼吸等待着王介的信号。

  眼看着测量绳到了十五米的位置,也就是王介现在应该下到了离井口十四米多的位置,但井下却没有任何动静。王介摸到浮在水面上的小丽叶了吗?他自己为什么没有发回信号呢?

  王强心理明白,采取悬垂倒挂姿势最多不能超过十分钟,超过十分钟人就会因缺氧,出现头晕、胸闷的症状,时间再长一点就会四肢无力,甚至是休克,而此时王介下井已经将近十分钟了。

  其实,这时王介在井中正努力寻找着小丽叶,但由于过度紧张,他早已忘记了给井上发出信号,隐隐听到井上人在喊话后,王介才猛然反应过来,他马上吹哨,发出了继续往下的信号。

  知道王介在井下没有发生意外,井上的救援官兵又开始慢慢往下放绳索。而已经接近水面的王介变得更加小心了。

  摸到了小丽叶,王介心里有了底,但这并不意味着救援行动就一定能够成功,很快他就遇到了一个问题。

  由于井口太小,王介又处于15米深的位置,仅有的一丝微弱光线也被他的身体挡住了。当王介准备摸黑把下井时带的绳子套在小丽叶身上时,却发现这根本不可能。

  小丽叶身上穿的棉衣被水浸泡后已经塞满了井内的空间,王介几次想把小丽叶捆住,但头部的严重缺氧让他再也坚持不住了。

  虽然这次救援没有成功,但井下的情况已摸得十分清楚,孩子还活着,让所有的救援官兵都增加了更大的信心。

  在休息了几分钟后,王介的体力有所恢复,现场指挥部决定让王介再次下井。由于对井内的情况已经有所了解,这一次放绳索的速度明显比上次快了很多,这为王介在井里的救援赢得了更多的时间。

  自己捆住了小丽叶的一只手,而孩子的另一只手怎么也找不到,王介的心情非常焦急,这时他很清楚,如果在井里的时间过长,就又会出现上一次下井时的危险,但就这样往上拽,又很容易把孩子的手拉断,情急之下,王介果断地抓牢了小丽叶双肩上的棉衣,并马上吹响了急促的哨音。

  这时井中的王介紧紧抓着小丽叶的棉衣,孩子的生命已经已完全交在了自己手中,意外脱手或是出现被卡在井中的任何情况,都将造成无法挽回的结局,他知道成功与否就在这一刻了。

  现场的气氛紧张得让人喘不过气来,而随着王介和小丽叶身影的出现,顿时爆发出的欢呼声、鼓掌声消溶了所有人的担忧。

  小丽叶得救了,这个在漆黑阴冷的深井里苦苦煎熬了四个多小时的孩子重新见到了阳光,为了进一步对她进行身体检查,医护人员迅速把她送上了救护车。

  而面对前来救援的武警官兵,孩子的家人更是以农民最为质朴的礼节,向这些穿着武警制服的官兵答谢,他们知道,没有武警官兵和所有在场的热心的救援人员,就没有孩子的生命┄┅

  如今,西河口村早已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小丽叶也康复出院了,也许三岁的她并不能记住3月7日下午自己经历的那场惊心动魄的营救,但那一幕西河口村的人们却永远不会忘记,他们更忘不了那些舍身救人的武警官兵。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韩都衣舍旗舰店_韩都衣舍淘宝店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js/983.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