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都衣舍 > 军事 > 美国军事战略重心转向亚太

美国军事战略重心转向亚太

[导读]:1月5日,美国公布了题为《维持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21世纪国防的优先任务》的新军事战略报告,称美国军事重心将转向亚太地区。[滚动][评论] 美军需要通过调整关岛的力量结构来加...

  1月5日,美国公布了题为《维持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21世纪国防的优先任务》的新军事战略报告,称美国军事重心将转向亚太地区。[滚动][评论]

  美军需要通过调整关岛的力量结构来加强美国在西太平洋地区的军事影响力。近期,驻日本和韩国的美军正逐渐向关岛基地转移,美军还计划在2014年前把近万名海军陆战队队员从冲绳迁至关岛基地。美国防部已投入超过3亿美元加强岛内建设,以容纳新增的美军。

  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从2012年年中开始,美军将在达尔文部署一个连(200-250人),5年内增至2500人;增加进出澳大利亚的军机架次;美国核动力航母也会不时进出澳大利亚水域;美军将分步骤扩大在澳大利亚的军事活动,包括与澳大利亚军队的联合训练和演习。

  美国公布新战略报告后,有韩国学者表示,韩美两军的5027号作战计划将面临改动。该作战计划是,一旦朝韩开战,美军将在90日内派遣69万部队支援韩国。但受美国陆军人数将缩减至49万人影响。美军可能会大幅缩减援韩部队人数。

  2011年12月15日,美国海军作战部部长格林纳特在预测2025年美国海军整体规模的一篇文章中表示,“美国将在新加坡部署数艘新型近海战斗舰”。他同时还提及,将增加该地区周期部署的飞机数量, 如P-8A “海神”反潜机将部署到菲律宾和泰国地区。

  摘要:奥巴马今日举行记者会,公布题为《维持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21世纪国防的优先任务》的新军事战略报告。强调美国虽然面临预算压力,但将努力确保其“军事超强”地位,同时将美国军事重心转向亚太地区。

  北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朱峰、复旦大学中国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储昭根、军事评论员战略学者李晓宁就美国新战略最大的转变、军事战略重心转向亚太地区是否针对中国伊朗、美国放弃同时打赢两场战争战略等5个问题给予解读。

  朱峰:最大转变有两点:一是美国第一次以发表正式军事战略的方式,确认了所谓美军未来将集中对付的两大军事“假想敌”--中国和伊朗;冷战结束以来,以往美国对“主要对手”、或者潜在的最大战略对手的定义一直是放在俄罗斯和中国;现在俄罗斯不见了,伊朗升级成为了美国最主要的“假想敌”之一;二是将中国和伊朗并列,说明所谓“中国军事威胁”的紧迫性已经明显上升。

  储昭根:最大的转变在于美国的战略重心向亚太地区转移,去年开始希拉里倡导的“重返亚洲”的外交政策上升为美国的国家战略。

  因为全球的经济重心向亚太地区转移,美国在经济上的优势不再那么明显,但是它想要在亚太地区分一杯羹,所以运用它在军事上的霸权地位,做出这样的转变,试图保持在亚太地区优势和利益。

  李晓宁:美国新国防战略最大的转变在于战略收缩,并将军事战略重心转向亚太。亚洲各国与美不是主仆关系不可能听命美国,美国重返亚洲战略,要利用亚洲国家的矛盾谋利。

  朱峰:之所以出样变化的根本原因,是美国对所谓中国威胁的评估和判断,已经从传统基于中美两国不同的意识形态、长期存在着的结构性难题,转向了对所谓中国崛起中的“能力”与“行为”,也是最近这几年来,美国不断上升的“中国焦虑”的结果。第二个原因则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内在逻辑的结果。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核心是保持美国作为全球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保持美国在军事上不受挑战的地位,保持美国可以充分利用自己的军事能力来确保收获预期的经济、金融和贸易利益。但现在中国崛起,美国开始意识到北京真的有可能实现和美国的“平起平坐”,成为美国同一量级的竞争对手。

  这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所不能容忍的。因此,美国这一波军事战略调整的核心,就是要将美国的战略重点,从“911事件”之后被反恐所耽误的战略重心,重新回归美国权力政治意识中根深蒂固的“大国对抗”。进一步提升“中国威胁”在美国防卫战略计划中的地位,反映的只是美国式的“权力傲慢”。

  这也是由美国安全内在逻辑决定的。中国在未来是最有可能成为与美国抗衡的国家,这次战略调整是在强调中国崛起的意图。

  李晓宁:美国清楚威胁来自何方,他的军事调整是有针对性的。美军共设立了9个联合司令部,军事核心已经转移到太平洋司令部。

  朱峰:因为美国评估认为现在国际局势与冷战时期已不同,不太可能出现两个同时构成对美国“即时威胁”的国家。不会出现之前像苏联那样的同一水平的军事对手,也难以出现多个“大国”同时与美国作对的前景。而至于海外军事干预,美国只会用自己所选择的方式来进行,更不需要美国保持两场战争的能力。因此,美国取消“两场战争“,一是为了适应目前的美军面临的军事威胁的现实,二也是为了让美国的军事力量结构调整和适应这样的现实。

  朱峰:削减军费一是为了降低美国联邦政府的财政赤字,帮助美国政府尽可能地平衡预算和减少债务负担;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美国并不面临大规模的、即时的军事威胁。

  李晓宁:美国削减军费开支并不影响其确保军事超强地位,所谓一寸长一寸强,加强海空力量就是在巧用军事力量。美军战法也在改变,航母的运用花费大,无人机的使用可以看出他们在武器装备上也在调整。

  朱峰:美国自以为是地制造对手、制造敌人,过分倚重军事实力采取高高在上的姿态,这才是美国面临的最大安全挑战。

  储昭根:美国当前的威胁是中东的动荡及转型。如果继续动荡下去,恐怖主义和极端宗教主义就可能卷土重来。

  在未来,美国的挑战主要是核武器的扩散和全球性问题所带来的非传统的安全问题,比如核辐射的问题,粮食问题,环境问题,信息安全问题等等。

  李晓宁:美国最大的威胁和挑战就是他们自己,与自己的积弊作战。要看他们的军事改革是否成功,保守派和革新派谁会取胜。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韩都衣舍旗舰店_韩都衣舍淘宝店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js/1276.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