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都衣舍 > 军事 > 一位军事新闻人的美国史研究

一位军事新闻人的美国史研究

[导读]:人生就是一本书,只是写法各不同。封面父母给,内容自己写,至于能吸引多少人来阅读,全看你影响多少人,关注多少人,打动多少人,成就多少人。李守民这个人,影响过我、感动...

  人生就是一本书,只是写法各不同。封面父母给,内容自己写,至于能吸引多少人来阅读,全看你影响多少人,关注多少人,打动多少人,成就多少人。李守民这个人,影响过我、感动过我、启发过我,前后廿年有四矣;李守民这本书,我曾近观远闻,也曾细瞧慢品,如今熟读精思,常看不厌,也能其义自见。

  先来看看李守民这个人:业务上的排头兵、答题者,年轻编辑的主心骨、解惑者;民族复兴的螺丝钉、奋斗者

  1997年春节刚过,我来空军报社帮助工作,按要求、听招呼到编辑一处,处长正是李守民。那时,他意气风发,浩气英风。正因为他挥袂生风、举步生风、笔下生风,整个编辑处都虎虎生风,所负责的党委工作和政治工作报道,不管风风雨雨、风吹草动,总是风风火火、风雨无阻。作为党委机关报这个集体的成员,我们讲政治、学军事,研讨政治工作、喜好军事研究,交流对国际政治和外交的看法与前景,前瞻世界大战和冲突的可能及风险,真诚地把党的军事新闻宣传工作视为崇高事业,认真敬业,辛勤耕耘,孜孜以求。总之,事业上风生水起,生活上谈笑风生,是同志彼此无猜、风雨同舟,做同事老少不分、风清气正。我们虽年轻,但一样地跟着老同志一起,办公室里当面叫处长、办公室外还敢呼守民—守法遵纪好公民,听着都好听。

  守民是业务上的排头兵、答题者。一处之长,有模有样;领头之羊,颇有威望。报社领导到一处办公室,没有看见处长,总要问问“守民呢”;因工作安排开会去了、采访去了、办事去了,有时也会习惯性地问声“守民呢”。守民在家,有题必答、难题可解。面对问题,守民从不耍滑头、推责任,不找到解决的办法不罢休,不达到领导的满意不歇手。守民开展工作有板有眼,要求也严,当面表扬我们的时候很少,听说背后在领导面前肯定我们的事情却很多。当然,也只是听说而已。繁忙的工作之余,我们有说有笑,有张有弛,寄情山水,友风子雨,让工作的累和生活的闲,成为炼就丰富人生的有滋有味的盐。吃过苦、受过累、尝过咸,干事创业有血有肉劲头足,争做排头有始有终不等闲。

  守民是年轻编辑的主心骨、解惑者。其实,守民也正年轻。但我们比他小五六岁,更加年轻。孔子说“七十而从心所欲”,任何念头都不越出规矩;杜甫说“人生七十古来稀”,一个人能活到70岁,即便如盛唐般富足也只是上天的奖赏,不像现今才算老年生活的刚刚开始。人活到七老八十时,估计大多数都区别不大,若不愿含饴弄孙、房前屋后,那就执子之手、与子偕游。耄耋之年,比人生境界,更比身体康健,最好别成为社会和家庭的负担。但从“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的古训来说,不说古代,就说现在,两个人如相差个五六岁,在人生场上差异还是比较明显。十四五岁,束发少年,还未成年呢;过了五六年,古时称行冠礼,而今叫成人礼,就是大人了。三十左右,成家后忙着立业,一心扑在工作上,老婆孩子顾不上,心中困惑也不少;四十前后,如王阳明所言,天命难违“心学”成,授业解惑行大道,正是人生黄金期的开头,也是人事各方面的高手。守民在新闻业务上,采访经验、写作秘诀,他总是和盘托出、怕不够用;日常生活上,家属随军、分个房子,他为部属跑前忙后、分忧说情;思想工作上,庖丁解牛、游刃有余,他运用着展现着升华着政治工作行家里手的功夫,知行合一、情理交融,即使榆木疙瘩也开窍了,谁有再多的思想迷津也被指点开化了。

  守民是民族复兴的螺丝钉、奋斗者。中华民族是一条绵延万里的巨龙,腾飞是她的常态,兴盛是她的心态,奋斗是她的姿态。每一个炎黄子孙都只是这条巨龙身上的一鳞半爪,发生着发挥着发展着谁也替代不了的作用和才华。只有努力奋斗,做一个真正的奋斗者,才是一颗永不生锈的螺丝钉。往小里说,“松一颗铁路螺钉,演一出车毁人亡”,这是“螺丝钉效果”;往大处言,“断一枚马蹄铁钉,亡一个国家社稷”,这叫“马蹄铁效应”。小小一颗螺丝钉,滑了一丝皆不行。守民常说自己只是一颗螺丝钉。又有谁敢说自己不是呢。他做着“钉子”,又做“钉钉人”,始终发扬钉钉子精神,在人生路上扎扎实实地固守着敲打着。

  41岁时,守民从报社编辑一处处长任上提升为一所飞行学院的副政委,我也经他前后4年的具体带教,算是拿到了一个“新闻本科”的学历,转岗到编辑二处,负责飞行训练的具体报道,飞行训练中政治工作照样少不了向他请教。他任副政委几年后,又改任政治部主任。那个时期,他常常是夜间思考的课题很大:如何让中国龙自由飞舞,即使强敌不愿不服不快也无可奈何?白天面对的问题又很现实很具体:如何激发飞行学员学习的内在动力,早日成为中国龙奋飞的钢铁翅膀?这不是一次随机教育、时事讲堂、座谈讨论所能解决的,而是需要系统的、深度的、令人警醒的专题辅导,才能牵引雏鹰为翱翔蓝天用心用脑用力。于是,他开始搜集素材,留心史料,尤其对美国的“道义黑债”一笔笔记录下来,也一次次给学员辅导、动员。他副师已任职8年,还有一年将进入“知天命”之年。他试着为人生换一个战场,申请转业回京,随即被批准。不久,他就走上北京某区委宣传部副部长岗位,上班时间为党的宣传工作兢兢业业,下班时间坚守着“若有战,召必回”的军人本色,深入思考着他在军校已着手研究的选题。

  有一天,他已移步某局党委书记的位置上,说要送我一颗“螺丝钉”,即这本26万字的专著:《另一半美国史—美利坚的道义黑债与救赎》,着实让我吃惊不小。中美矛盾主要体现在意识形态上相互争论、国家利益上不少冲突,这是客观实在的“美中不足”。我不“迷美”,更不“精美”,偶尔“臭美”,但我是一个“美研”—业余时间认真进行美国研究,曾发表过一些随感,却还没有出过一本像模像样的著作,实属“荒于嬉”。

  再来读读李守民写的书:选题独特、匠心独运,金句频出、警句不断,是一部揭开美国华丽外衣下历史罪恶的有力之作

  这本《另一半美国史—美利坚的道义黑债与救赎》(注意:这本!),英文名为“The other side of the USA history”,解放军出版社2015年1月第1版,首印5000册,已加印。同年7月9日《学习时报》“党政图书榜”专栏推荐“北京新华书店2015年6月世界政治类图书畅销榜(前15名)”,该书排在第10名,排在前面的有《金一南讲世界大格局》、基辛格《论中国》、亨廷顿《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修订版)等等。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前15名”中,有关“新加坡国父”、华人李光耀一人的就占了3本,即《李光耀观天下》(李光耀)、《李光耀论中国与世界》(艾利森)、《李光耀执政方略》(新加坡国家档案馆)。也难怪,那一年3月,92岁的李光耀辞世,他以坚守“亚洲价值观”,引起亚洲和华人世界的普遍关注。

  美国史的研究和著述,不仅在美国是显学,在中国和世界其他大国也是热门之选,比肩继踵、门庭若市。我书橱里各国人士撰述的美国史比比皆是,各有其看点。而这“另一半美国史”又“另”在何处呢?守民通过研究后发现,“它其实有两部历史,一部是进步史,一部是罪恶史”,本书正是从它的罪恶史中发现了它的道义债务,并按照时间和逻辑的顺序穿插展开述评。

  纵观美国历史,美国的战略是建立在利己主义和实用主义基础之上的,强权与征服是其国家个性;除了实体战争外,美国也在制造新的恐怖,其道义债务在新时期新技术和经济全球化的条件下又有新的积累。守民以历史和事实说话,客观公正,论从史出:“美国的历史,一半是血写的历史,美国人在踩着血迹前行,这些血迹不仅是美国民众的,更多的是倒在美国枪口下或者倒在美国大棒下那些外国民众的。正是美国政府发动的一场场战争,使它不仅对本国的民众,也对被它颠覆的国家的无辜民众欠下了一笔笔道义债务,这些都是美国政府遭人痛恨的根源。”

  本书共九篇三十五节,每篇标题皆以四字名之,分别是母体原罪、星条旗帜、血色内殇、白色恐怖、后院烟火、得利渔翁、冷战斗法、独行天下、暴力幻想。每篇评述前,都有一篇核心提要,有的千把字,有的三五百,长短不一,提纲挈领,引人入胜,让人醍醐灌顶,品味再三。

  守民以洗练的语言、生动的词汇表述着精深的思想,不敢独享,略选一二,供大家指点。比如“星条旗帜”篇,“这面国旗随风飘荡作声,像是一个喋喋不休的神甫”,“从这面国旗上,美国人看到了自豪,世界人看到了霸权;向往者看到了希望,厌恶者看到了罪恶”;比如“白色恐怖”篇,“在西方有人把‘政治’一词称之为‘冒烟的枪’”,“美国在国际政治舞台上演出了一台活剧,其中心思想是利用与反叛”;比如“暴力幻想”篇,“美国一路走来,从弱国成为世界霸主,哪一步都没有离开过暴力,这种暴力不仅是在战争中体现,也体现在私人拥有枪支、武器出口中,更体现在情报那只神秘的第三只手中”。

  说到美国情报这“第三只手”,不能不引起警惕。先看看美国当下国务卿蓬佩奥,他在回答美国国内大学生的问题“罕见的诚实”时说:“我曾经是一名中央情报局局长,我们撒谎、欺骗和偷窃,我们还有完整的培训课程……”针对中国在全力抗击疫情的关口,蓬佩奥在全美州长协会的冬季会议上警告美国各州州长要担心中国对美国各个层级进行渗透的言论,我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是这么回应的:蓬佩奥仍然透过中央情报局局长的视角看待事物,误解和诽谤中国。他习惯于撒谎、欺骗和偷窃。所以他认为每个人都像他。他把中国学生和学者想像成情报人员。

  在美国政治舞台上,一个大事件的发生,往往是政客们博弈的由头、开撕的起首。在国际政治舞台上,“利用与反叛”,更是美国政客们玩弄的拿手好戏、常演的经典剧目。“政治的天平常常随风摆动,需要你时,你是有分量的筹码;不需要时,你是一根轻飘飘的羽毛。”这就是美国政治的本质。为了美国的利益,可以置其他民族和国家的利益于不顾,对于争端,不是通过平等协商而是依靠威慑、暴力甚至战争来解决,最后达到征服的目的。

  守民以研究者的身份,用夹叙夹议的手法,雄辩地揭示美国的极端利己本性及其主要道义黑债,善意地希望“美国政府能够遵循它们信奉的上帝的教导,对于自己的罪恶进行忏悔和救赎”,正确地作出“假若不然,它的道义债务将积重难返,最终会被压垮”的结论。这些述评和论断,既有理有据,又爱憎分明,启发我们警觉和深思。

  本书金句频出、警句不断,如上所引、仅示一二。正如该书责任编辑闫永春所言:“本书选题独特,匠心独运,是一部揭开美国华丽外衣下历史罪恶的通俗著作。”不仅让专家可以借鉴到不教条、不枯燥、不艰涩的表述方式,也让大众能够体味出可鉴赏、可会心、可吸收的闪光思想。

  李著《另一半美国史》及其他:擦亮眼睛,看清美国的罪恶史本质,但也不会否定美国人民的进步史意义

  钱钟书先生著作《七缀集》末尾有一篇附录,是《也是集》原序。而在这原序之后还有一则附识,是说钱先生作完《也是集》后,“发现清初有人写过一部著作,也题名《也是集》”,钱先生仍懒得去改这书名,因为他认为“即使有一天那部著作找到而能流传,世界虽然据说愈来愈缩小,想还未必容不下两本同名的书”。守民已过“耳顺”之年,虽从单位党委书记的岗位上荣退了,但退而不休,不少单位以历史文化学者的名义聘他讲课指导,他也乐此不疲。正因为“耳顺”了,不愿计较的事多了,他更认可钱先生“认为”的那个道和理。他的《另一半美国史》出版两年8个月后,即2017年9月,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同名译著,不过副题不同:“民主进程中被掩藏的声音”。原书英文名为“Voices of a Peoples History of the United States”。其实,只要略懂一点英文,就不难看出,此书直译为《美国人民历史的声音》即可。即使追求“信达雅”,也只能意译为《人民的声音:另一半美国史》。因为我认真翻阅了这本由美国左翼历史学家所撰写的“美国史”,其受到了美国著名的马克思主义学者保罗·布尔的充分肯定,“准确地捕捉到了美国历史的另一面,弥补了我们这么多年的差错和过失”,与我早先读过的另一本译著《另类美国史—对美国历史的政治不正确导读》(金城出版社2008年12月第1版)可谓异曲同工、不谋而合,一样地揭露了美国政治的黑暗,一样地捅破了美国历史的粉饰,一样地揭发了美国霸权的罪恶。

  美国政府号称为其人权理念昭彰,甚至高举“人权卫士”的旗帜践踏别国人权,行使着令人厌恶的霸权之实,令世界各地不得安宁。以上三本书,对此都有不同程度的揭穿和警示,将启示我们更应擦亮眼睛,看清美国的罪恶史本质。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韩都衣舍旗舰店_韩都衣舍淘宝店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js/1273.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