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都衣舍 > 军事 > 拓跋小妖:吐槽网络历史小说那点事

拓跋小妖:吐槽网络历史小说那点事

[导读]:拓跋小妖,90后,脸庞依然透着稚嫩,山西文学院签约作家。其本名侯鹏,拓跋小妖是笔名,我最初写网文的时候,正在研读北魏历史。拓跋是北魏的鲜卑皇姓,我就顺手用了这个。小...

  拓跋小妖,90后,脸庞依然透着稚嫩,山西文学院签约作家。其本名侯鹏,拓跋小妖是笔名,“我最初写网文的时候,正在研读北魏历史。拓跋是北魏的鲜卑皇姓,我就顺手用了这个。小妖是源于《逆水寒》中的赫连小妖,我欣赏他对爱的执着,就放在了拓跋后面。”

  拓跋小妖说,从小喜欢历史,是父亲启蒙的。少年时代的他崇尚英雄,经常穿越于隋唐时期侠肝义胆的众英雄中间,罗成的故事对他浸润很深,于是单列出来记述,并获得2016-2018年度“赵树理文学奖”,目前正在策划影视剧的出品。

  对于网络历史小说,拓跋小妖的观点是杜绝“历史虚无主义”,弘扬正能量,反对低俗化。这是他创作的初心。他说,想要成为一名合格的网络文学作家,一是甘于寂寞,一是勤于码字。

  拓跋小妖,山西朔州人,知名网络作家、漫画编剧。山西省作协会员,山西文学院签约作家,总创作近三千万字,成绩斐然。《功夫兵王》总订阅数量过亿,粉丝30万,获繁体出版与有声改编;编剧漫画作品《氪金封神》收藏32万,人气破4亿;简体出版《浪子燕青》《隋唐系列之罗成》等;处女作《狼骑军》获南京博库文化新星杯一等奖;《纨绔相师》获北京点金堂文化颁发的最具商业价值奖;《功夫保镖》荣获第一届咪咕杯优秀奖、首届火星小说写作节三等奖。

  山西晚报:您的网络文学作品《隋唐系列之罗成》获得2016-2018年度“赵树理文学奖”后,当时有什么感受?

  拓跋小妖:意外之余无比荣幸。“赵奖”是我们山西省具有最高荣誉的文学奖项,本届又是第一次增设网络文学奖,对我这个网络作家来讲,意义非凡。感觉自己这些年的努力没白费,终于得到了认可,得到了尊重。

  拓跋小妖:主要说的是隋唐英雄罗成的故事。罗成是当时天下第七条好汉,燕王罗艺的儿子,秦琼的表弟。他精通枪法,因皮肤白皙面容俊俏但却不苟言笑,人送绰号“冷面寒枪俏罗成”,曾率自家十六名儿郎,强弓弯刀,大破突厥。后跟随秦琼、程咬金等人在瓦岗寨参加起义军,并大破杨林的一字长蛇阵。瓦岗军解散后加入王世充阵营,因不齿王世充为人,转而投奔李世民,被封越国公。

  拓跋小妖: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给了我小说启蒙。那时候他常给我讲《说唐传》《说岳传》《杨家将》这类故事,我印象最深的就是罗成的回马枪。后来单看罗成的故事,他曾勇夺武状元,计破长蛇阵,力擒五龙。这样的战绩,足够为他单列一部书。

  拓跋小妖:主要在内容安排上重情节,不搞戏说,弘扬正能量,反对低俗化,摒弃了《隋唐》原著中的部分神秘色彩,力求重新塑造一个崭新的人物形象。另外就是在罗成的结局上,我颠覆了悲剧,在他深陷烂泥潭之后,又做了翻转番外,让他最终大仇得报,不留遗憾。

  拓跋小妖:以往的作品中罗成大多是配角,形象也比较千篇一律。把他单列出来后,首先给他加强了自主思维,尤其加重了他对隋唐格局以及李家王朝的自我看法。其次,给他加了前传,刻画了他少年时对战突厥的智勇双全。总的来说,就是更加有血有肉吧。

  拓跋小妖:大多数人首先想到的肯定是罗成的高光时刻,比如扬州夺魁、回马枪挑杨林等。但我本人更喜欢他智破突厥跟初遇窦线娘的片段。隋唐时期,烽烟四起,三十六路反王,七十二路烟尘都在争天下。唯有罗家守着北边疆域,阻止突厥南下中原,不论历史真相的话,罗家是很了不起的,所以我开篇写了罗家与突厥的战斗。至于罗成与窦线娘的爱情,少年男女一见钟情,给那个乱世添了许多温柔。

  山西晚报:秦琼、单雄信、程咬金等这些耳熟能详的隋唐演义人物非常熟悉,在您的笔下,他们是什么样?

  拓跋小妖:他们都是瓦岗聚义的好汉,秦琼良善、单雄信勇武、程咬金憨厚。我没有颠覆他们以往的人设,只是把单雄信与主角罗成的关系做了部分修改。我参考了戏剧中很著名的罗单斗戏份,把他们两人做成对立阵营,却又惺惺相惜。

  拓跋小妖:我本身对隋唐历史比较感兴趣,那是个乱世出英雄的时代,“凌烟阁”(凌烟阁是唐朝为表彰功臣而建筑的绘有功臣图像的高阁。位于唐朝皇宫内三清殿旁的一个不起眼的小楼,后因“凌烟阁二十四功臣”而闻名于世,可惜毁于战乱)都装不完他们的精彩。当然,除了了解真实历史之外,主要还是拜读了许多演义类小说,诸如《说唐全传》《兴唐传》《隋唐演义》等等。我一直奉行的都是“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多看书是起码的。

  山西晚报:对于历史小说,有人说“小说”是第一位的,“历史”是第二位的,况且归根结底,历史小说首先是文学,绝不能当历史看待和要求,更不应承担历史学习和教育的功能。特别是现在的网络历史小说,主要是以架空历史或者半架空历史再或者穿越历史的形态而存在,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拓跋小妖:这个问题十分尖锐啊,既然问到了我就谈谈。这些年,网络文学作品发展非常快,具体到历史小说方面有个主要问题不能忽视,那就是要杜绝“历史虚无主义”。但历史虚无与演义小说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历史虚无是否定历史文化、诋毁英雄、否定一切。演义小说是对历史人物与历史故事的再创作,赋予他们更跌宕更具有传播力的故事,让古板的历史变成人人津津乐道的小说。网络历史小说半架空多为演义小说,它与最初的体裁相比,只是多了穿越这个新条件。纯架空的作品则与演义无关,属于纯粹的想象力作品,与历史没有关联。首先,我赞同也坚决杜绝历史虚无主义,我们五千年传承的文化不能被否定,我们的历史不能被篡改。其次,我也呼吁读者,历史与小说分开看待,就像《三国演义》与《三国志》,完全是两码事。至于历史教学的话,请看正史,毕竟小说比野史还要野。

  拓跋小妖:明末清初时期的褚人获在创作《隋唐演义》时,民间就已经有了罗成的形象。所以我只是把罗成的故事贯通下来,赋予他更多的思想,让他变得有血有肉,并没有过度演义。

  山西晚报:网络历史小说一直是网络小说的重要门类,在网络小说的创作中占有相当大比重,特别是在读者中拥有无数拥趸。为什么在传统文学或网络文学中,历史类小说都会如此热络,深受创作者和读者追捧呢?

  拓跋小妖:在我眼中,世界上任何国家的历史都没有中国的历史悠远、瑰丽。从未断代的中华文化赋予了创作无限灵感与可能,无论把哪个朝代拎出来,都有写不尽的风花雪月、写不尽的壮怀激烈。网络小说更大胆、更新颖,穿越的体裁能把读者带回几千年前,让他们身临其境地感受历史的魅力,谁不想做王爷?谁又不想做公主?所以,也有点文化时尚潮流吧。

  拓跋小妖:这套丛书上市之后,版权还销售到了台湾,在那里也产生了较大影响。抽样调查结果发现,读者分布较广,老少皆宜,每个喜欢看隋唐演义系列作品的人,心中都藏着属于自己的英雄。我们单列出来的十位英雄,是人气最热的,这奠定了读者基础。另外透露一点,罗成这本书的女性读者较多。

  拓跋小妖:我入行早,几乎全程经历了IP的跌宕。IP从开始到高潮,短短三五年而已,早期就是《花千骨》《琅琊榜》《甄嬛传》等。接着资本入场疯狂投资,产出的改编剧良莠不齐,尤其是众多大IP的扑街,让投资者血本无归,最终引来IP时代的雪崩。2018年左右,IP泡沫迅速被戳破,随即进入寒冬时期。之后的IP逐渐回归本质,制作开始精良,投资回报率逐渐提高。据我所知,今年的IP回温明显,接下来会有更多精彩改编剧面世。网络作品以娱乐性为主,更适合大众审美,所以IP也许会退热,但绝不会退潮。

  拓跋小妖:最基本的是热度与“自来水”,然后就是豆瓣7.5分以上。当我的朋友圈超过十个人在推荐这部剧的时候,那这部剧就已经成功了;还有,具备跌宕起伏的情节、拍案叫绝的反转、精彩不失内涵的台词。当然,从小说到影视剧,最重要的是有个欣赏原著的编剧。瞧不上原著的编剧,改出来的作品不堪入目。

  山西晚报:听人说过,“如果这个时代还能产生像金庸这样的大师,那他一定从网络文学来。”这给了网络作家好大的鼓舞与动力。

  拓跋小妖:金庸先生是我最崇拜的武侠大师,在我心中,目前还没有人能够企及他。许多网络作家都是受到他的作品启发才入行的,大家对先生特别景仰。网络文学就像先生笔下的武侠世界,群英荟萃。我们能做的就是朝着先生的方向进发,但愿最终能笑傲江湖。

  拓跋小妖:最大的优势莫过于网络做载体,从而加大了传播力;在作品变现方面,网络文学的变现方式较多。但网络文学的读者关注的更多是作品本身,没有传统文学作者的读者凝聚力;网络文学是连载小说,创作期间容易受到读者的评论影响,这既是劣势也有优势。

  山西晚报:有不少网络作家因为各种原因,最后转型成为传统文学作家,你有过这样的想法吗?是什么动力让你一直坚持下来?

  拓跋小妖:早期的确有很多网络作家转型为传统作家,但目前看到的更多是传统作家转型为网络作家。我从未想过转型,一直以来都很满意网络文学这个行当。从始至终,我对网络小说都保持着饱满的创作热情,这可能与我从小立志当作家有关系吧。当然,除了热爱,网络小说带给我的经济收益,也是我沉浸其中的主要原因。

  拓跋小妖:网络作家每天都要更新,创作热情十分饱满。年轻人熟悉网络,在网上写作、网上交友、网上探讨。我们的作家群十分活跃,讨论的东西五花八门,有时事新闻,也有热点作品。但同样,许多人丧失了社交,变成了宅男宅女;整体创作风格偏幻想型,以娱乐大众为主。

  山西晚报:怎么能让网络文学作品打开市场,或者说怎么能够抓住网络文学读者的阅读习惯、题材偏好?是网络文学引导读者,还是读者引导网络文学?

  拓跋小妖:我们管这个叫大数据反馈,什么作品读者喜欢看,我们就会偏重创作这类作品。当然,这并不会造成网络作品类别狭隘,因为网络读者足够多,口味也足够杂,我们的分类有人人喜欢的大众,也有部分读者喜欢的小众。所以,最终是读者引导。

  拓跋小妖:小学时第一次看历史教科书,就被历史故事吸引了。我有哥哥姐姐,那段时间我把他们的历史书翻出来全看了,从此欲罢不能。我第一本长篇是抗日背景的作品,分类是历史、军事,这两个题材是我喜欢也擅长的。在这之前我只是写点短篇,并没有动长篇的念头。写这本长篇时还有个小插曲,我记得当时抗日神剧盛行,可又缺乏专业编剧,经常出现张冠李戴的穿帮画面,有一次我看到剧中的日军集体使用司登冲锋枪时(“二战”时,日军只装备过百式冲锋枪),我实在忍无可忍,跳起来几乎把电视砸碎。后来转念想想,索性自己写本,何必受它这个窝囊气?于是就有了后来的《狼骑军》。

  拓跋小妖:我最初写网文的时候,正在研读北魏历史。拓跋是北魏的鲜卑皇姓,我就顺手用了这个。小妖是源于《逆水寒》中的赫连小妖,我欣赏他对爱的执着,就放在了拓跋后面。

  拓跋小妖:基本上是晚睡晚起,白天有空的时候,大多陪陪家人。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键盘声就响了起来。

  拓跋小妖:目前正在创作的都市作品与漫画作品都还没到收尾阶段,暂时没有其他的创作打算。将来的话,我依旧会根据市场的变化创作新作品,保持作品不断,保持不与市场脱节。生命不息,码字不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韩都衣舍旗舰店_韩都衣舍淘宝店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js/1091.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